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初春的陽光,並不是很熱烈,它就那麼慢條斯理的散開,如同一個人半敞開的心靈,一半暖意,一半冷艷。 天空依然是濛濛的灰色,迷迷離離的一片,遠處你絕對看不清,就那樣延伸著,去你無法想像的地方…… 我卻清楚地知道我要去的地方在哪兒,一家醫院的15樓,在那兒,離地面越高就離人間越遠離天堂越近。 那裡,躺著我10多年前的同事,可能在心裡,我更願意將她看做一個長輩,一個慈愛的奶奶。 可是平時我都“老戴老戴”的叫著,調皮而任性,而你總是愉快的答應一聲,毫不介意。 就在今天,看見你的時候,不禁把“戴奶奶”叫出了口,可是,可是,你也許沒有聽見…… 人的一生,悄悄的來悄悄的去,生命其實極其的疼痛和脆弱。 你靜靜的躺著,氣若游絲,只靠輸入營養液維持著。昏睡中,你並不安穩,不時的用手撫著胸口。病房裡很安靜,我可以聽見自己心在哭泣的聲音,我知道,有條路,也許離你很近…… 握著你的手,瘦多了,打過點滴的青痕清晰可見。曾經,在十年後的街頭邂逅,就是這雙手,拉著我的手,流著淚說:“丫頭啊,我經常想你啊,只要我穿到鞋的時候,就想起你幫我繫鞋帶……” 可我沒有說過,在心裡,我一直記著你的好,記著10多年前你綿綿的揚州話給了年少的我多少的疼愛與憐惜。 那時候,我是一個非常安靜的女孩子,在別的女孩花蝴蝶般上下翻飛的時候,我依然安靜,雖然在那一群女孩中,我並不是黯然失色的那個。於是,我的安靜我的不一樣牽住了你柔和的目光。當另有人稱讚我的時候,你會說是你第一個發現了我,那自豪的口氣就好像我是一匹千里馬似的。是的,你是伯樂,而我不是千里馬了。 也是初夏的季節,你會帶許多的鹹鴨蛋給我,不是一個兩個,而是每次一大袋,別的女孩只能給一個她們嘗嘗,其餘的都收起來,讓我帶回宿舍。她們也說你偏心,你會說讓你們的男朋友給你們買。也許是覺得我形單影隻,你說得認真找個好男孩配得上你心中好的女孩,可是每次我都笑而不答……對不起,10多年來就這件事我含著歉意。 最喜歡在夏天裡摸著你的胳膊,涼涼的,很舒服,你會說,老戴其他沒有,就是肉多。我覺得你更多的是樂觀,溫暖和善良。 可是,看著躺著的你,曾經我熟悉的那麼多的肉沒有了,去哪兒了,我再也找不到了,找不到了…… 有條路,也許與你咫尺天涯。 與你女兒說著話,她說:“媽媽常在家裡提到你,雖然我不太認識你,但對你很熟悉。”我也一樣啊,雖然我不認識你家所有的人,但我熟悉她們每一個人。 這時,你睜開了眼睛,那依然是我熟悉的眼睛,可是,你的眼神那麼的茫然而無力,你已經看不到從前,認不出你曾經想念的我了。 說真的,我沒有想到情況這麼糟糕,儘管在來的路上,同伴還問我:“她會不會不認識我們呢?”“不會吧,她會很好的。”其實,那是我心底的意願。 其實我該想到的,極量的止痛會麻醉了你的神經,會遠離了你的意識。看著你又昏昏睡去,心裡真是別樣的滋味。同伴安慰說:“如果她認出你,她會很激動的。”可是,我傷心的不是你認不出我,而是你成了現在這樣。其實今天還算不錯了,前天你一個老朋友在床邊哭了半天,你都沒能醒來。 回來了以後,做了一個夢,“看見”你好端端的站著我面前,我驚喜的看著你:“你都好了?”你說:“是啊,我來赴你之約啊!”赴我之約?是了,就在一年前,你也說過這句話,那是你來看我,向我“匯報”生活。此刻,我有些怨自己,城市也不大,我怎麼就把與你的距離變得那般遙遠呢?我該在你“認識”我的時候,與你聊聊天,聽你匯報生活的。 風吹動著你滿頭的白髮,飄揚著,就像天邊那朵白色的雲彩,悠遠而眷念…… 剛剛聽說,那條路,不是離你很近,而是你已經走上了,再也不回來。 再也沒有了你,多年前那麼憐惜我的人,一路走好,戴奶奶,天堂裡可能沒有很多,但就是沒有疼痛! 也許,珍惜擁有的情誼,就是明日對現在最好的懷念!